您现在的位置:国际高中网 > 新闻公告 > 正文

国际学校为何发展迅猛?这两方利益一致的结果

2018-01-04www.51gaoxiao.com国际高中网
  不久前,我拜访一位山东的国际学校创始校长,他跟我说,最近两年好多资本机构过来找他,谈收购或者合作。近期,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上市的博实乐发布2017财年年报披露,在现有的51所学校基础上,2018学年开办12所新学校。   我到苏州做学校调研,经常会被当地留学界的朋友问到,苏州当地到底有多少所国际学校?我算了一下,苏州当地有高中段的国际学校高达44所,超过一半的学校创办时间不足5年。   中国的国际学校目前有700多所。为何这几年国际学校在中国会这么热?   在分析这个社会现象之前,有必要先明确一下国际学校的概念。   狭义上的国际学校,是指专门招外籍人士子女的学校,如北京顺义国际学校、上海美国学校、苏州新加坡国际学校等。广义上的国际学校是指既包括专招外籍人士子女的国际学校,也包括招中国大陆籍学生的国际学校、双语学校、公立/私立高中国际部等。本文提到的国际学校,指的是广义上的国际学校。   如果要研究国际学校热这个话题,首先得追溯到1999年中国大学扩招。这些扩招后的大学生毕业后,多留在像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大城市,以及苏州、东莞这些经济发达的沿海区域。   中国的户籍限制、高考制度催生国际学校需求   扩招后的第一批中国大学生到现在都已经毕业了14年,他们的孩子正处在K12教育阶段高峰期。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中国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使得一大批无法解决户口的大学毕业生,其子女很难就读当地的公立学校。   这种因户籍缘故导致无法就学的现象并非到这个时候才出现。早在中国对外开放的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大量农村青壮年到城市务工,他们也一样面临着孩子教育的问题。但他们多数选择让小孩留在农村老家,少量会让孩子跟随在身边,入读务工所在地的私立学校,而这些私立学校往往都是针对务工人员所创办,无论是教学硬件还是师资水平,难让人满意。   当时的国际学校多是针对在华外籍人士子女所创办,数量很少。而且像北京的清华附中、上海的上海中学等中国顶级的中学还专门开设了针对外籍人士子女的国际部,这对外籍人士很有吸引力。为此,这个阶段中国的国际学校并没有特别大的市场需求。这几年,这类专招外籍人士子女的国际学校因受到外资企业退出中国市场的影响,反而出现了萎缩趋势。   前面提到的那些无法进入到当地公立学校的大学生们的子女,他们能够选择的余地其实很小,要么把小孩送回故乡学校,要么在当地选择一所像样的国际学校就读。愿意选择前者的很少,不仅骨肉分离,还在于对故乡的教育状况未必满意,因为中国经济越是落后的地方,考上中国本国名牌大学的难度一般就越大。   如果选择就读国际学校,一旦到高中,则面临一个大学升学的问题。中国的大学录取和考试是按照省市来划分的,学生需要回到户籍所在地的省市参加高考。也就是说,国际学校如果还是走中国的高考路线,则面临着毕业生必须回到原籍去参加高考的问题。   这样会给这些学生上中国大学带来相当大的麻烦。为此,诸多中国国际学校采用国际课程,学生全部龙8国际,跟中国这个高考制度息息相关。   中国房价的迅速增长,也为这些家庭的子女留学提供了足够的财力支持。很多家庭在房价高涨之前,购买了两套以上的房产,只需要卖掉大城市或者沿海发达地区中的一套房子,一般足以支付孩子4年的本科留学费用。20多年前中国学生申请英美大学,拿不到奖学金很多会放弃就读。而我现在去中国西部的兰州、成都,发现当地的学生申请大学也不大考虑奖学金因素了。   为何资本会如此热衷投资国际学校?   国际教育的大量需求已经有了,那么为何资本会如此热衷投资国际学校?我调研下来,资本投资国际学校是名利双收,吸引力太大了。   博实乐2017财年收入为人民币13.28亿元,毛利4.68亿元,运营利润2.15亿元。2018财年预估年度收入为16.3亿—16.6亿,增长23%—25%。   这个利润率是不错的。中国国际学校的收入主要靠学费,各个国际学校的年学费多在10万—20万人民币区间,中国不少中产家庭能够负担得起这个学费开支。一所国际学校的学生规模要是能够达到两三千人,则每年有三四亿元的稳定学费收入。国际学校的教室、运动场等是一次性投入,平时的运营成本以教职工的工资为主,而教职工的工资支出可根据招生规模灵活控制,且中国各个地方政府对国际学校的建设还往往有扶持政策,在土地价格、税收等方面会给予优惠,这也大大降低了办学成本。   中国学生如果想拿到美国名校本科的offer,除学费开支外,还需要平均花费20万左右用于语言培训、背景提升以及申请辅导等。中国很多国际学校也提供这些服务,学校的收入也相应大大增加。   创办学校带来的溢出效应   创办国际学校有好的财务回报。而我观察到的是,不仅仅是学校本身的收益,还有创办学校所带来的溢出效应。   广东碧桂园国际学校是博实乐旗下的学校之一,这所学校的创办初衷是为了促进顺德碧桂园这个上万套的超级房产项目的销售。这种教育房产的模式运作证明是成功的,不仅可以从学校获取长期稳定收益,还能够提升学校附近楼盘的附加值,增收房产项目的收益。这也是除碧桂园外,万科这样的中国房地产公司也开始大量建造自己的国际学校的原因所在。   中国企业巨头华为联合清华附中,在广东东莞创办自己的国际学校,是要稳定员工,解决员工子女读书的问题。中国电商巨头京东集团在北京和江苏宿迁建立国际学校,其初衷也是如此。   中国大公司出资创办自己的国际学校,这种做法有点类似中国上世纪80年代前的子弟学校。当初中国很多的驻军、公司处在偏远地方,当地无法解决员工子女教育问题,于是驻军、公司依靠自己的力量创办学校,给予子女好的教育条件。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创办国际学校、子弟学校容易获得中国地方政府的支持,能够优化当地的教育资源,留住人才,增加税收。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中国教育部禁止公立学校利用公共资源创办或运作国际部,在这个政策影响之下,国际学校和公立体系走不同的教育路径,这也为中国国际学校的大量创办添了把火。   目前,中国的国际学校还多集中在北京、上海、深圳这些大城市以及苏州、东莞等沿海发达地区,教育资本也已经开始关注中国广大中西部地区的市场。按照现在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中国估计还会有5年左右的国际学校高速发展期。
龙8国际